今年,我在 Steve Jobs Theatre,看發布會。

10 年前,當 iPhone 3G 初推出,上網正式流動,我帶了它去三藩市,希望預示到旅遊行為從此大變。

Steve Jobs 剛好有個小型發布會,嘗試硬闖,當然不果。往後的很多年,都會一支公攤在梳化細細聲開 Apple TV 睇。

今年不同了。

好吧相中人不是我。

蘋果對待傳媒闊佬,坐商務客位,酒店老派但正處聖荷西中心地帶,贊助大家用 Lyft Apps 叫車(對,矽谷人早離開 uber),管接管送的旅遊巴士都有 Apple Wifi,工作狂天堂。

Apple Park 周邊建築都是一層起兩層止,把空間收到地牢。由 Tantau 入口,散步一條小山徑,右邊先是 Apple Park 的 Mother Ship,左邊,是 Steve Jobs Theatre。

據職員說,Mother Ship 入面材質都是玻璃 / 不銹鋼 / 木材 / 雲石,迷人,也好易迷路。

至於無柱的 SJT 也是 Norman Foster 的精心傑作。

忙亂地拍照打卡飲咖啡,然後大家就為恐落後地到下層去。

劇院雖說容納 1000 人,比想像中小一點,沙發就只是沙發,除了下方有個三腳插孔,其實挺不利要工作的傳媒。

Tim Cook 登場前,有段模仿 Mission Impossible 的短片,挺幽默,現場氣氛立即炒熱。事前眾人猜想邀請函的 Gather Round 是指每樣產品都會更新,但 Tim Cook 一開首就告訴你,只發布兩件私密貼身的產品。

Apple Watch Series 4 打頭陣不錯,與其跟運動手錶品牌如 Garmin、Suunto 爭一日長短,不如偏重健康,心電圖警示以及跌倒監測,聽起來很無聊,對長者來說卻是一矢中的銀髮皇牌。只用了不到 30 分鐘就講完,我們以為必定有更多產品面世。

換來卻是名字詰屈的 XS、XS Max 及 XR。

去年我也講過,蘋果最急需的是產物保密功夫,未知這是 Tim Cook 的策略還是代工廠的硬傷,驚喜年年減。

個人取向是 XS 256GB,因為 Max 實在太大,那個名字也是想像不到的難為情啊。

後製光圈似是濾鏡、A12 晶片的強勁偏偏用上《The Elder Scrolls:Blade》這隻老套遊戲表演,其畫面好似拉近了跟 PS4 的距離,但,好悶,有點難堪,還不如玩多點 AR,或者 Nash 講多兩句。

發布完了大家就要趕到 Hand On Area 搶機拍攝,先直播,再拍片,再照相,打仗一樣。

相對見到 Tim Cook 向 Virgil Abloh,我比較開心見到 Jonathan Ive。

同場其實還有徐克,夏永康和王力宏。好想知科技狂徐克怎樣看 iPhone。

一個多小時的試玩過去,人潮散落,才真正看到 SJT 的美。

無負聖殿之名。

整個旅程其實人人勞累,一來與傳媒爭快生態,貪多務得心態有關,每個人都長時間在打字拍照拍片上傳下載。那段返回大門的小路,剛好讓心情歸靜。

作為果粉,朝聖之旅沒有投訴,只是還是那個請求 – —請好好保密,給我們驚喜好嘛。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