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唔會掛住 HMV ?

我會。

那 HMV 是不是一定會死?不知道, #燒山 立即撇脫關係由得它自願清盤,應該不會再有如匯友資本(8088)在 2013 年做白武士收購。不過講起來,匯友的胡景邵在 2016 年轉手予老友 #燒山 的中國 3D數碼(8078),胡先生真夠老友, #燒山也不啻商業奇才。

商業操作其實我才懶理,只是傷感一個品牌的下場。

皇室堡時期我仍是屯門鄉下仔,好少過海。到後來北京道分店開,碰巧正在報館混飯吃,往往約了訪問未夠鐘,就大條道理去磨 HMV。

不知道你中學時有沒有適逢這個時間點:那時候的便利店有錄影帶出租,Lunch Hour 會一邊食杯麵,一邊翻看錄影帶盒的背脊的簡介,無營養,但像杯麵飽肚。去 HMV 也一樣,很多時候都是在打簡介釘——或者我稱為磨 HMV。

磨 HMV 循例做幾件事:先去看看心儀的影碟減價沒有、再看最近上架的新品、然後翻翻追看中的美劇出了新的 3 區 Box Set 沒有、再巡查一次 DVD 架上的碟名有沒有好好依住英文字母排列好……磨一次 HMV 就是食一次 Buffet。

我對電影痴愛甚於音樂多倍,我在 HMV 的動線沒有唱片的份,更遑論老友們長期死守的爵士區。

皇室堡搬到柏寧酒店時,我幾近隔日就去看。老婆aka前女友家住港島,常常都約在銅鑼灣等收工晚飯,文青等人當然不會揀在地鐵站恆生等。在門口新品欄處,身邊曾經站了個巨大身影,斜睥原來是 Wyman,而且不止一次。老婆aka前女友來了,會分享看到甚麼新碟,或者會行兩圈買隻碟才去食飯。

那是買碟買得最瘋的年代——由屯門搬去牛頭角再搬去柴灣,未拆包裝袋的 DVD 仍然窩在我家紙箱中,相信還要窩多個十年。也會順道去雜誌檔買《Monocle》,未有誠品時,在 HMV 買《Monocle》就是袋有詩書氣自華,就算期期都讀不完,都是有氣質地讀不完。

再後來屋企近九龍灣,就只會磨德福店。結婚了,碟愈買愈少,開始變得只會瞄準 $99 / 3 隻圓形貼紙,除非是很愛的講明有大量 Features 的才會買 Blu-Ray。在德福店,我買過 Urbanears 耳筒送老婆,也買過 TOMICA 送給小朋友。那種在涉谷逛完 Tower Records 再逛 HMV 的美好印象湮滅。

最近兩次幫襯 HMV 是找不到地方吹水,而去了 JP 的 HMV Kafe。

也不是要故意神傷甚麼,朋友早說只不過「又一次執笠」罷了。反而觸動到的,是再沒有甚麼約會前等人的好地方,如果誠品也沒了我還可以去哪裡磨?四層樓高的北京道 adidas 真的提供不了同等的營養予我,真的,那僅僅是個賣場。其實轉型後的 HMV 也不過是個賣場,自己少了買碟,也實在不好說人家經營不善。

所以我們只能習慣在親手斷送美好的同時,又親手寫寫悼文神傷。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