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歌頻道是(黑心)食品加工廠

他們充份掌握了 YouTube 要甚麼,以及為人父母要甚麼。

重提一下,我兩個仔好喜歡一首 YouTube 瀏覽數達 20 億次的兒歌,叫:

Wheels On The Bus | Plus Lots More Nursery Rhymes | 54 Minutes Compilation from LittleBabyBum!

由於不少兒歌頻道的動畫數量鋪天蓋地(同一首兒歌有近千萬個版本)、標題格式相若、一星期出品兩首歌的驚人速率,所以我開始探究背後故事。我主要研究 4 條我兩個仔常看的頻道:

LittleBabyBum |ChuChu TV|ABCkidTV|Super Simple Songs

LittleBabyBum 原來已經是個傳奇,連 The Guardian 都有專訪他們的主舵 Derek Holder。他說,2011 年他抱住女兒看 YouTube,驚覺內裡的兒歌頻道都太低質。

“There were a lot of what I’d call cynical videos in the under-fives arena made purely for money with no heart or love in it.”

於是與生於香港、從事設計行業的太太 Cannis,開始製作第一條片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之後,是他很自豪的 Baa Baa Black Sheep,自豪原因,是他把常見的牧場背景,變成綿羊在外太空派羊毛。LittleBabyBum 慢慢變成坐擁 11,517,094 個訂閱者、13,293,453,238 次瀏覽量、登上最受歡迎頻道第 7 位的兒歌王者。

“This wasn’t by design, it was by luck — we were in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says Holder.

哦,是嗎?

Derek Holder 本來在電訊公司擔任 Sales Director,亦當過 Channel Manager,對 SEO 非常熟悉。頻道可以爆升,完全拜 YouTube 的演算法所賜,我相信一切都是精密設計,不靠運氣。

我不是 SEO 專家,少量技巧還是大概了解。

關鍵字

Nursery Rhymes (片種)、Wheel on the bus (歌名)、LittleBabyBum (品牌),以至於 YouTube 鍾情的Compilation (結集),都是重要關鍵字的例子,就算不是在 YouTube 上搜尋,重視文字的 Google 一樣可以把 LittleBabyBum 帶到你身邊,這塑造了頻道的權威性。

相關片段

關鍵字同樣會影響到當你看完一段片後的「相關片段」推介,YouTube 自然會找出相類似——甚至是同公司出品的兒歌 MV 給你,就算我兩個仔看完一次 Wheel on the bus 就有千千萬萬不同的巴士歌輪番推到眼前。

影片品質

雖然,我抗拒 LittleBabyBum 的 3D 美學,他們卻守住高清 HD 的畫面質素,這樣亦有助討好 YouTube 的推介機制。

觀看時間

觀看次數、讚好次數、分享次數固然重要,但這些在 Facebook 上的王道數據,在 YouTube 上卻未必相類似。一段影片的成功與否,端看有幾多人看得完——如果百萬人看過頭幾秒,以及幾百人看到最尾,後者價值並不低。而如果令到觀眾看到最後,再續看其他片段、甚至同樣的片重覆重覆又重覆睇真啲,都是 YouTube 真正在意的「高質素影片」——

兒歌頻道的厲害,就在於觀看時間的準繩把握。

接近 1 小時的結集不是偶然,而是近乎一種供幼兒睇電視 vs 父母自處時間的臨界點。

坊間調查總是以 1 小時為限,指出看超過 1 小時電視的幼兒,患上過度活躍的風險就高 3 成——而父母可以把幼兒掉到電視機前,脫離制肘 1 小時,剛好可以處理大量事情,比如快速煮頓晚飯、洗晾衣服、洗澡加個人護理、整理賬單等等。於是,就會日復日地播放同一段兒歌結集 / 同一間公司出品的結集,以偷取閒暇。

觀看時間、續看片段、回流率,完美地攫獲在頻道者手中。

純熟運用 SEO 技巧無罪,我之所以在標題加有(黑心)兩字,就是因為這種衝流量的做法,慢慢變成數據為王的流水作業。同一首歌被剪裁到不同結集,又是一條好漢;那些光、影硬梆梆、紋理欠奉的 3D 模組,左砌右砌,就可以保有一星期兩條片的速度,因而放棄了幼兒美學。

放棄了教育,而只是把現有的文化遺產包裝出售 (透過與其他媒體合作)。

是的,速食兒歌影片的責任,其實都在懶惰的父母。但當說出:“There were a lot of what I’d call cynical videos in the under-fives arena made purely for money with no heart or love in it.” 的人,最終建立起資產 $20,000,000 英鎊以上的加工廠時,他們未必是有害人的黑心,卻不無諷刺。

而作為一個懶惰的老豆,在兩個仔的痴迷以及又真的學到英文生字之間,真的有掙扎。因而嘗試找尋相對有美感的頻道,下文待續。

+就在 10 月底構思這幾篇文章時,卻處理不了篇幅,以及被新發賣的 iPhone X 搶了寫作時間。於是就比 11 月 7 日開始熱議的 Something is wrong on the internet 慢。

寫作也是稍爭朝夕的事。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