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仔好喜歡一首 YouTube 瀏覽數達 20 億次的兒歌。

我覺得那首歌的 MV 好醜樣而藐咀。但我還是為瀏覽數感到震驚。

而更震驚的,是這個瀏覽數背後的源頭。

當我無聊發掘各大外國兒歌 (或童謠) 頻道數據、以至於所謂 Classic Nursery Rhyme 的各首歌的故事——比如我最喜歡的 Daisy Bell,是講愛情逾越物質:

It won’t be a stylish marriage,
I can’t afford a carriage
But you’ll look sweet upon the seat
Of a bicycle built for two.

是很鹹魚白菜的當代愛歌,卻原來是 1892 年的作品——百多年來窮的男人還是要大聲叫愛,以對抗婚禮、地位、體面等繁文褥節。

當然這首歌是異類,也令我初回感受到,兒歌,真箇博大精深。

此刻先讓我告訴你 20 億次瀏覽數的是哪首歌:

實情是將 33 首長短不一的兒歌塞入 54 分鐘的合集內。應該是 YouTube 在兩個仔( 2 歲大的雙胞胎 )看其他片時彈出來的推介,詎料,兩個仔差不多日日都嚷住要看,為了令照顧他們的婆婆有 1 小時的喘息空間,只好就範。

於是,我好奇世上有多少小朋友也跟他們一齊看呢?我望望——

2,010,853,498 views

10 位數字,20 億次喎?曾經長踞榜首的 PSY 【Gangnam Style】 都不過是 20 億次左右喎!

做老豆的立即 Google。

截至今個 11 月,來自 Wiki 【List of most-viewed YouTube videos】條目的數據。

總排名 17 位,是俄羅斯動畫【Masha and the Bear】後,另一段非 MV 但破 10 億的錄像。看來,無花無假。

如果你肯花點時間看,你會覺得,真的很醜呀。而把圖表向下拉,會發現排第 44 位,達 12.9 億次的 66 分鐘兒歌精選【Johny Johny Yes Papa】,畫風,同樣好醜。

為甚麼這樣醜的卡通會有那麼高的瀏覽數?

上兩個星期,小兒子要在醫覆診,明明拿住下午 2 點的預約,到 3 點半都未有起色。等候室萬頭攢動,甚麼兒童讀物都讀完又翻轉,只好掏出 iPad 慰籍一下,我播的,正是 Wheel on the bus,小兒子當然聞歌嘻嘻哈哈亂唱一通。而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 3 歲小孩也湊個頭來,跟小兒子一起高歌,原來他媽媽也有播 YouTube 兒歌,只是另一個版本的 Wheel on the bus,她說那個版本不是 3D 動畫來,畫面漂亮點。

於是我上 YouTube 搜尋 【Wheel on the bus】:

About 9,610,000 results

推理小說作家 Lawrence Block 寫過【 Eight Million Ways to Die】(因為故事背景的紐約當時有八百萬人口),這首歌卻有九百萬種寫法及組合法。

20 億那首是由 LittleBabyBum 製作;另外畫風相對有美感的 ABCkidTV 也曾經是兩個仔的最愛;之後還有 ChuChu TV(即是上述排第 44 位的那段片的製作公司);數下去還有 LooLoo Kids、Super Simple Songs、MariAndToys、Funny Kids Show……而且單是 LittleBabyBum 製作的版本,就有——

About 1,630,000 results

不同版本可能是時間長度不同,由 2 分鐘到 2 小時以上的結集都有。或者是歌曲組合不同,唯一不變的,是每首歌的標題都有一定格式:

Wheels On The Bus | Plus Lots More Nursery Rhymes | 54 Minutes Compilation from LittleBabyBum!

Wheels On The Bus | Part 2 Compilation! | 2+ Hours of Nursery Rhymes by LittleBabyBum!

Songs About Shapes | Plus Lots More Nursery Rhymes | 58 Minutes Compilation from LittleBabyBum!

畫風亦是 90% 由質素差劣的 3D 動畫組成。

看住兩個仔呆坐梳化重覆聽住 Wheel on the bus go round and round,我開始覺得不安。於是我慢慢研究他們常聽的頻道如 LittleBabyBum、ChuChu TV、ABCkidTV Super Simple Songs 的背後是怎樣——

從結論講:

於是,做老豆的我陷入掙扎。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