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係 OK 㗎,疲勞係 OK 㗎。

我視 820 為一次 Restart。

復活後的野野村令到遇見的對手們全數潰敗,成為一將功成萬骨枯的破壞神。

野野村輝是個單車狂——爬坡狂——爬坡單車狂。只要一見到斜坡就會雙眼發光,勢要和自己的單車同步登頂。高中時他和讀大學的對手,以及自己隊友集訓比賽,被隊友兼宿敵——下坡狂火箭由多——炒車連累,在暴雨飛馳時連人帶車飛出賽道。

全因為他不肯離棄自己的單車,令他傷上加傷。

像不少運動(以至王道)漫畫,【單車小霸王】都會讓主角受傷,然後讓主角復元。多數時候是像【龍珠】般擁有瀕死後就變強的天賦,受傷只是變強(推進故事及解決對手設定過份厲害)的手段。

野野村輝炒車後右腳敷了石膏,醒來就開始練習,期望除去石膏後重投戰場——除去石膏後,才是故事的開始。相信這是不少運動友在半月板、十字韌帶受傷後都有的情況 – —因為長時間閒置,右腳肌肉萎縮,縮到只得左腳的一半。野野村戲劇性(漫畫都不戲劇性就未免太苦悶)地忍受切齒痛楚,及腳屈起來,以證明自己立即可以再踩單車。

每日只可以踩 15 分鐘單車。

聽起來很世界末日,其餘時間單車狂都要讓雙腳休息,重點是,他因為雙腳受傷而變強,不是因為鑲了甚麼鋼骨、刺激了神經中樞、打通了任督二脈,而是,臥病在床無嘢做時,他舉啞鈴。下半身受傷,讓他可以集中精神練習羸弱的上半身,而得到絕佳的胸肌臂力訓練,令踩車時的上身搖擺有力,節省無謂的腿力損耗!這是最合理的轉折,也是【單車小霸王】為人稱道的地方——

受傷可以令你更強。

受傷時、倦怠時,我們情願飲飽食醉,情願互相指責同伴,情願選擇 lesser evil 的理由讓自己逃避、犬儒,永遠在床上發夢。

換個角度,當你的強項被擊倒,就練習你的弱項。當你在大型運動中被擊倒,就練習你的小社交。當你飛不起,就練習伏地而行。

我視 820 為一次 Restart。

故事去到後來的沖繩單車大賽又再次公式。沒錯,故事永遠好看在跌倒起身的戲碼,結局只是疏通之前冤屈的吶喊。

野野村輝再次騎上單車時,軍醫囑咐他小心,不要再摔倒受傷入院。單車狂目光向前,只是說了句熟口熟面的話:

我已經不怕摔倒了。只要進醫院,就能治好我的傷口。

他已經無畏無懼。

能夠重新出發的人,都已經無畏無懼。

+【單車小霸王】是曾田正人所繪的熱血單車漫畫,後來畫了更熱血、講消防員的【消防員的故事】、講芭蕾的【舞吧昴】、講小型賽車的【Capeta】。

+【龍珠】的出色位,其實是弱雞的悟飯及無閑,初到娜美星時在菲利大王指罅間求存,以及可以自圓其說到救世主撒旦先生伏線。

+關於王道漫畫利申,【HxH】看到蟻王,【One Piece】只看了 9 冊,【狐忍】無睇過。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