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內,長輩,朋友,歌手猝逝,靈堂去了幾次,有種感受與哀傷平行而至。

這種感受,很多人都領教過,只是這個月,我感受至深。在菲律賓人質事件中有人命名為「共鳴感霸權」。我覺得名字應該簡單點,叫「我的哀傷才是哀傷你他媽的說甚麼也不是」,或者,如題。

不是對海嘯關心,而是必須一窩蜂把關心湧過去死者家屬那邊,唯恐落後。

事情發生後要一刀切把社交活動停止,否則就是不尊重逝者,不夠哀傷,卻妄顧別人都要宣洩情緒,需要社交作為內心想法的輸出途徑。

明明友誼不深,連結不多,就抓住一絲半點關係托大成「忽然深交」;也少不了「忽然歌迷」,明明不熟悉對方作品,只管先貼歌詞洗版,如果說打幾隻 RIP 很廉價,這可能比較高尚。

滿口轟炸「阿媽係女人」、「山係石頭海係水」,以示世故或是看破,卻容不下別人的冷靜平和,沒眼淚沒表達是冷血的同義詞。

當過了某些儀式、他們自定的界限後就要立即積極面對,嘻嘻哈哈。你的慢熱哀痛是濫情,是過度悲傷,是沉溺靠害,是散播負能量。

反省過,自己都應該犯過任何一條。所以紀錄下來,引以為鑑。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