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京馬拉松突破自己紀錄的關鍵

東京馬拉松前 9 小時,我仍然心大心細穿哪對鞋上陣。

這是 2017 年時和我一起跑東京馬拉松的戰友們。用黑白相是因為……沒有原因。

2014 年底去東京時,丟低老婆去銀座購物,自己跑東京的跑步聖地——皇居,因為村上春樹也在那裡練習。

然後想,如果 40 歲前跑到東京馬就好了。

2016 年底去大阪跑馬拉松,身邊的男跑友們都跑了 sub4 (即是 4 小時內完成 42.195 公里,平均每公里跑 5 分41 秒),而我的成績呢?距離 sub4 有 40 分鐘之遙。

然後想,可以 sub4 就好了。

於是,40 歲前,人生第 4 隻馬,我在皇居前面弱弱的 sub4 了。

真的是險過剃頭。只要我每公里都慢 6 秒,就前功盡棄。

這篇短文主要不是講我如何練習、或者比賽中的心得,而是講鞋。

介紹返,熒幕左攻右是 Asics Gel Feather Glide,我用來跑過了富士馬(4:47)渣馬(4:33)阪馬(4:39),另陪我經歷渣馬時腳痛,阪馬時抽筋。

右攻左是 Mizuno Amulet,阪馬後想轉鞋而在 Launch 8 購入,只用來練習過 4 次長課(最長 27KM)。

本來是一股作氣穿 Amulet——直到東京馬前的星期日,我見到尚未拆走阪馬晶片的 Gel Feather Glide。

於是癢癢地穿了去跑 8KM 卻異!常!暢!順!可能是習慣了薄底鞋的關係,不費力就可以借用鞋頭彈力加速,配合擺手,用 5:10 跑 8KM 都無出過力咁!

喂呀天秤的選擇困難突然咯咯咯來訪。

會不會是我之前錯怪了 Gel Feather?又或者最近練好了肌肉所以配合厚底事半功倍?想起來 Amulet 更薄底會不會也一樣出現抽筋腳痛狀況?Gel Feather 的表現我至少心裡有個底呀⋯⋯

比賽前的星期三早晨,我穿 Amulet 跑圈,不及 Gel Feather 彈彈,有少少失信心。

比賽前的星期五早晨,作最後執喼檢查,我擺了 Gel Feather 入喼。然後也把 Amulet 擺入喼。

比賽前一天的星期六朝,我再次穿 Gel Feather 跑去皇居,舒爽喎!好似得喎!

但最後落場的還是 Amulet。

全身上下的裝束都跟之前幾次馬拉松一樣——除了鞋,和意志有別。

在最糾結時令我狠下決心的想法只是很廢話 — —

想要有轉變,就要有轉變。

然後,就這樣了。

PS:穿 Amulet 還是一樣抽筋,是跑姿出事,唔好賴對鞋。

PPS:跑到 26KM 小抽筋失速時,我對跑步的感悟是 #攰還攰跑唔到還跑唔到兩回事千祈唔好搞錯——然後繼續跑下去。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