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試過超市搶廁紙

晨早八點,我好整以暇在樓下百佳門口等開閘,搶廁紙。

好的,你可能立即藐視我,我明,因為早幾日我都藐視那些在購物車放十二卷廁紙的大媽 – —多到可以留給子孫。

直至我發現屋企儲物櫃只餘凋零的三卷。縱然朋友們見到我在群組分享時表示同廁共濟,可以給我幾卷應急,不過反送中以來,可以自己做到的,就不要有求於人,更甚是應該保有餘裕,以助他人。

簡單講,就是我決定用上一個超珍貴(不是超快適)口罩,去買一條極稀有廁紙回來。點解我覺得好悲壯。

八點,百佳開閘,本來我身旁只得兩名晨運阿伯,然後在我進行剛才的思潮湧動之際,我身前已擠滿十幾個阿叔阿嬸,有個阿姐推閘入內,阿叔說嘩為甚麼可以自出自入?阿嬸答話那是肉櫃的阿姐。阿叔仍然可以講,誰知道呀?側側膊無人見到就入到去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