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婦太多,淫婦太少。

關於 2 個最初不被看好、最近一致被捧的「淫婦」。

麥浚龍今早在專頁貼了篇長文慎入,講述的東西很多,由「創作是孤單的」,到「市場不景氣」,到「你梗係得啦」,到「 我就要做得更好」,相信是他出道以來比較完整的心路歷程總歸納,文字不甚了了但意義可以慢讀。

須知道其父麥紹棠是中建電訊集團主席,擅長以仙股融資,其兄大寶氏創立媒體《Milk》、《Cream》(我覺得每期《Cream》才是真正有爆腦營養)、唱片公司《Silly Thing》,最初簽的歌手正是 Juno (當然還有「512」吳日言 )。「你梗係得啦」就是基於這個背景而糾纏他的演藝路。

當然,喂,最初你見 Juno 鼻孔外露、樣貌實在不是標緻尚要扮少男暨潮童含羞答答,只能說主理人的主觀願望脫離客觀評價甚遠,加上家底豐厚,被藐才是合理期望。一路直至他在《Milk》有個專欄叫「Wasteland Treasures」,喪講血腥爛片,外加【非公開表演】【雌雄同體】後的當年新碟《Chapel of Dwan》,我才承認,喂,原來頻道好合。

再後來《殭屍》是否好勁呢?局部場面好強,如鬼差壓迫路過、孖妹怨靈肢體、小白被拿去餵飼——雖然錢小豪的夢是老套卻又合理,尤其林正英、許冠英等殭屍 ICON 一一離逝更顯寂寥。論戲,整體節奏卻怪怪的。

當然《Addendum》就堅勁,K 房必播的《耿耿於懷》,其歌詞文本被粉碎又碾爛,先立後破再推出去,至少,香港無人咁做/無人敢做,黃偉文固然居功至偉 (當然還有捨她其誰的人妻 Kay),但 Juno 的視界深陷。

返回他的長文慎入。最得我心的其實是:

身邊無盡時時刻刻寫長文埋怨公司政策、偏偏身居要職尸位素餐的人,又要貪糧,又要埋怨,又連丁點些微努力變革都不去做。

現世太多日日夜夜全方位的「怨婦」,太少落手落腳死砌爛砌的「淫婦」。

口屌無憑,堅屌有理。

另一個落手落腳死砌爛砌的「淫婦」,當然是歌影視三強的古天樂。由有案底的「小白臉」,到今日開電影公司、處理演藝人事務的「黑炭頭」,說勵志,也真勵志,他也實在撐過了港產片=爛片的時代 (但《爆裂刑警》、《陰陽路》杜棋峯的一堆戲,好睇到暈)。而且勝在講話真誠,「我鍾意唱歌,只係我唔識唱歌啫」。

極期待他在麥浚龍的《風林火山》演出。

不過,話分兩頭,早幾年謝霆鋒被發現是電影幕後製作公司的才俊老闆、而不是媚內天才小廚師時,都深得民心——更不用提年年月月日日都自稱死砌爛砌的填海華,何嘗不是本來的民間特首?

一是英雄地早逝,一是長命到睇住自己變仆街,路遙遙,慢慢看。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