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 Google Netflix Medium 最需要的選項是這個。

所有科技巨頭都朝住同一個方向走,似乎,只有逆向才可以找到藍海。

或者已經有人在做這個選項,如果是的話,請不要噓我。

其實好簡單。到底 Google、Netflix、Medium 等等巨頭都在做甚麼?

他們都是平台,沒錯。那我們要砸爛平台去中心化嗎?不,不是。平台是必須的,因為平台可以收集用戶數據。無論坊間如何吹噓誇大數據威能到厭惡嘔心,數據是中立的,是真正有用的。

那這些巨頭如何運用數據呢?

就像我之前的文章所言,他們要找出用家的需求。

Google 是找出 Relevant Search Results。

Netflix 是找出 Top Picks For You。

Medium 是找出 You Might like。

請繼續列舉其他巨頭運用數據及人工智能的個人化設定用語。

本土傳媒欠缺的,是巨頭們的數據分析利用,他們沒法滿足讀者的忽然需求。

現在試試回想 Facebook 的演算法帶來甚麼?同溫層,圍爐取暖,有朋友無敵人。跟我們完全相反的觀點是絕對不會找到的。

如果我 Google 給嬰兒的搖籃曲時,他可不可以給我很好的相關結果之餘,也來個痴線的地獄詛咒呢喃?(或者用毒箭蛙殺人的 20 種方法,我不知道, Surprise Me Please)

如果我 Netflix 追開 Mindhunter,他可不可以給我看 Love Wagon?

如果我在 Medium 一直對 Bitcoin 有興趣,他可不可以給我看 Popcorn 做法?(好吧我知道是爛的。)

巨頭們呢,其實我期待他們有這個選項 — —

Google 是 Absolutely Irrelevant Search Results。

Netflix 是 Worst Picks For You。

Medium 是 You Might Dislike。

好無聊,是不是?

純粹就是一種在世界另一端的體驗,找出最不希望會被我見到的看法。

因為我已經厭倦了別人餵我吃我喜歡的東西。

人類,是需要冒險的。人類,或者開始需要 Alternative / Adventurous Search Engine 多點。

就如上圖那個 Alt /Option 鍵的標誌。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