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得到馬拉松打氣站,就搞得到 Start-Up。

由坐在梳化睇電視,到跑了 10K,到半馬,到全馬,受了很多打氣者的恩惠,就會想去回饋。一粒提子一啖可樂一聲加油一吓撒隆巴斯,可能正正是跑手捱過去的關鍵。

所以我想從數據學習,搞一個比較好的馬拉松打氣站。

我們跑團 Pow Bow 的打氣隊,未瞓醒就到埗。

如果你在渣馬日的清晨,站在龍和道上呆望,像我們跑團的打氣隊。

08:00–09:00 這 1 小時內,你只會見到 164 個跑手跑過,包括那批 2 小時多少少就跑完 42.195 公里衝獎的前列選手。

而 10:00–11:00 期間,你面前會有 13,599 個跑手經過——

低質相片,Sorry。拍掌位就是龍和道,大約是全馬的 39KM、半馬 18KM 前。

——首先會有 6 個準備做 1:40 內跑完的半馬 2 組跑手狂奔(他們只有 15 分鐘左右跑完餘下 3 公里);同一刻已出發 2 小時有多的半馬 1 組跑手,亦在掙扎要做到 2:10 的時間。

當近 50 名半馬 2 組跑手衝 1:50 時,有 257 個全馬 2 組跑手準備做 sub 4;往績應該不俗的全馬挑戰組卻仍然有 1,543 人趕住要在 5 小時內完走⋯⋯

我還未說這 1 小時的尾段,尚有 2,000 個只跑了 18 公里的半馬選手,跟 1,000 個煎熬了 39 公里的全馬選手在搶韁。

不同組別,在不同的時間達陣——這是指該集團最後一名跑手到達龍和道的時間,例如半馬 1 組做 2:30 成績的跑手,最後那個是在 10:13 到埗。

堪稱世上罕見、渣馬最為人詬病的混雜情況,就是不同組別 / 不同步速 / 不同跑距 / 不同狀態的人都擠在一起。

所以我想搞清楚哪個時段,到底有哪些人在跑。

以上數據不是我亂吹 – —好吧雖然在我的人手調整下會有些微誤差(頭盔)。原始資料來自運動平台 Fitz 的一篇文章,擷取自跑手 Carlos Chau 在 Sporthive 拿到的可靠渣馬數據。

這跟打氣站有甚麼關係呢?打氣站基本上是服務性行業,最好是針對到目標顧客。當然眼前有個走路一拐拐的,一睇就知要噴鎮痛劑,數據卻可以讓我們好好分配物資,安排人手。

這圖是我將 2018 年全馬 3 個組別,及半馬 3 個組別的數據,分類後做出來。時間軸是指跑手跑入龍和道約 39 公里(全馬)及 18 公里(半馬)的時間。

綠色:是全馬 sub3、半馬 sub140 的快腳們,應該毋須支援。

藍色是全馬 sub4、半馬 sub150、sub200 的衝閘跑手,比較需要打氣聲支持。

紫色:是全馬 sub5、半馬 sub210、sub220 的跑手,應該會需要到水果、鹽糖、飲品。

紅色:是全馬 sub6、半馬 sub230–300 的跑手,算是打氣站的重點服務對象。

先不說如何做圖,先講講我業餘的結論。

07:00–08:00

是 05:45 出發的半馬挑戰組尊享,基本上與世無爭,可能會有少許朋友因傷、因狀態而墮後到下一時段。

08:00–09:00

是全馬前列選手,及爭 sub3 跑手的天下。此時提子、蕃茄、可樂滯銷。

09:00–10:00

首先 09:30 前會是全馬挑戰組 sub4 大隊,繼而是半馬 1 組追趕 1:40 / 1:50 / 2:00,超過 5,503 人跑過。

而 9:30 前來不了的挑戰組,可能開始需要補給,所以紫色圈圈 – —即是輕度需要食物補給的跑友,約 09:45 左右開始出現。

10:00–11:00

混雜有如之前所講,開始出現紅色圈圈,跑半馬比較慢的跑友可能還好,那 1,543 個跑了4 個多小時的全馬跑手,會開始需求噴噴。當日第一支撒隆巴斯也是差不多這時間開封,提子等生果已派完要再補貨,用朱古力、鹽糖等先行應付餓底。

11:00–12:00

所有人都是一副難捱臉相,尤其當日多雲但暗曬,混雜了半馬 2 組要 3 小時前完成的、全馬 2 組要 Sub5 的、全馬挑戰 1 組要 sub 6 的,對跑手來說最煎熬。此時第二輪的提子都清倉,因為這 1 小時仍有 7,356 人經過再轉折登上馬師道。

12:00–13:00

不少打氣團已經補給沽清而只剩下掌聲,甚至清理離去,而偏偏這群是最需要撐過去的半馬 2 組。在躲過西隧出口的關閘,又要避免遭人捉上巴士,身、心俱疲不是假話。

現象可以肉眼觀察得到,數據是進一步印證。

我把不同組別的跑手成績,以 sub 3、sub 4,或者 sub 140、 sub 150 等來分類,找出他們抵達龍和道的大概時間,再以人數多寡轉換成上面球體的大小,希望找出最需要打氣站的時段及跑手密度。

那到底應該怎樣做會好一點?

流程方面

  • 除非有半馬挑戰組的跑友要求,否則義工不用 6:00 就集合出發,反而應該養精蓄銳,把握 09:00 -13:00 做「主戰場」。
  • 09:00–10:00 可以有限度提供蔬果如提子、蕃茄、蜜柑;朱古力(避免有花生成分造成敏感)及鹽糖可以稍後登場。當然也視乎天氣情況準備。
  • 10:00–11:00 開始是重災區,所以義工要這個時段積極打氣,可以仿效迪士尼的「15 分鐘輪更」制,以保持熱烈氣氛。
  • 11:00–13:00 撒隆巴斯大放送。義工應該開始出現疲態,可轉而以打氣牌、強勁音樂為主調。

義工方面

  • 未必所有人都會自動投入,所以有明確的輪更上場,說明責任所在比較好。
  • 可以因應不同的組別跑手,作不同的打氣語句。前列跑者需要的可能是爭取成績的激勵,後段如全馬選手就要「三橋三隧都搞得掂馬師道難你唔到呀!」、或者半馬選手「照住呢個 Pacing 可以做 sub 210 呀!」少許聽起來度身訂造的語句,嘗試提升歸屬及認同。
  • 幽默一點的「跑完就可以去打邊爐嘞!」亦可一試。辨識不同的號碼布代表不同組別是必須技巧。
  • 限制打氣隊員對參賽者評頭品足,或至少請離開打氣站,讓參賽者得到尊重。
  • 必須要有 EQ 高的調停人物,因為現場工作人員或糾察,頗多時間會來回監視,記緊以跑手安全及利益為先。

配置方面

  • 義工很容易堆在一起供水供食,這對跑手來說不是很 User-Friendly。若果可以聯乘其他民間打氣站,把「戰線」拉長至 20/30 米,可能不如很多人心目中的「人頭湧湧」盛況,卻比較服務到跑手實際需要。
  • 最前的應該是近似接待角色的打氣隊員,透過叫喊 / 打氣牌指示跑手前方有補給,便於分流。亦要有鎮痛劑專員,因為最好令跑手及早得到處理。
  • 然後是供食的隊員,比較容易涸喉的食物先行,如當日我們接受了其他打氣隊不算受歡迎的蛋糕仔,直至我們也供水才變銷情理想,朱古力、鹽糖也可以先行。
  • 繼而是多汁的蔬果如多次提及的提子蕃茄蜜柑,香蕉之類則避免。
  • 再來可以供應飲料如已疏氣的可樂,盡可能使用可循環洗滌再用的杯具,以及事後分類,顧及環保。
  • 上述的補給位置最好各自相距 3 - 5 米,讓跑手有慢慢跑進再慢慢離開的緩衝。
  • 然後是大型的垃圾袋或箱子,夾附明顯的標示,一個在供水位後,另一個會放在再遠一點的地方,因為跑手飲水需時。
  • 最後方同樣是鎮痛劑專員,以及其他打氣手。

我亦考量過賽後檢討打氣站的實效,比如追蹤曾經進入打氣站的跑手的號碼布,看看步速之類有無變化、或者進行問卷調查。不過要量化打氣站的實效不易,若有高手肯給予指點,請隨時與我聯絡。

手執渣馬賽事數據,雖然不是很仔細多元 (近來也多了網站做賽後民調,比如對賽事的評分、所穿的跑鞋牌子、個人參賽經驗等),仍有可以歸納分析空間:

  1. 跑手熱力圖,到底不同時段最人口擠迫的位置在哪裏?賽道有無再作改良的空間?
  2. 在一些指定區域,甚麼時間最多人停留或經過?對擺放宣傳品的效用有影響。
  3. 根據上面的組別分布,假如我在龍和道做產品宣傳,是不是在早期就以競速、爭勝等口號/產品特色做招徠,後期就以溫暖支援語氣,針對初階入門跑者?

不少跑者對渣馬都是責之切,年年怨聲載道。我認同跑友 Mara Joe 的想法,他在 2013 年曾經自資購買食物支援跑手,算是香港民間打氣的先鋒,既然大會做得不足,就不如自己動手做,揼石仔地改變氣候。幾年間,龍和道已經成為民間打氣重點,比如友好專頁馬拉松看世界的打氣站是數一數二痴線的,支援飲料包括白酒及高粱:

大會似乎亦學懂從善如流,不再阻撓支持者。

希望來年可以有更具組織及系統的安排,沒有引以為傲的馬拉松賽事,都有引以為傲的打氣精神。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