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便利店の淡亡

故意的,非錯字,是淡淡地消亡。

在香港與 7–11 楚漢相爭的 Circle K,最近在日本宣佈敗陣,全線閉店。Yahoo! 就來個便利店覆亡統計表,看得一陣心酸。

第一欄其實感覺不大,因為唔熟。第二欄最先刺激到那條筋的當然是 am/pm。

2009 年前我還是旅遊記者,一年去 5 轉日本是恆常,一如所有旅日訪客,臨返回酒店前都要去一去便利店,買罐啤酒又好,買個柑橘啫喱/森永布甸又好,買兜關東煮宵夜又好,打個雜誌釘也好,儼如儀式,不走一轉,無法入眠。

那時Family Mart + Lawson 已經幾近稱霸,印象中 7–11 還未雄起,所以偶然見到異類 am/pm 當即幫襯。直覺好日本風的 Logo 原來根源是美國公司,1990 年時由日本能源成立子公司,引進日本,2004 年賣予 REX,2009 年再被 Family Mart 收購,像蘋果棋般被包圍完就翻轉招牌。

我一點都不記得 am/pm 有甚麼「創新的、完全不使用人工色素、防腐劑、化學調味料的冷凍食品 とれたてキッチン」,只記得那 Logo,以及好似鋤強扶弱的自 High。

然後我都記得 Sunkus,當你特意找些平價住宿,遠離都心/JR 站的位置,就會發現 Sunkus。相對於 am/pm,Sunkus 是因為那個 K 字很醜才引起注目。大概大家對 K 字情有獨鍾,才會與 Circle K 合併,2005 年日本全國有近 6,300 間分店,Sunkus 打關東,Circle K 打中部。

後來,即是 2 年前,又被 Family Mart 買起了,最後一家在愛知縣的「OK」,剛在 2 星期前換招牌。

有時也會出差北海道。最北端的稚內零下 30 度時而有之,凍到暗無天日;又去過幾次旭川附近的層雲峽影紅葉影灰雪,孤山凍冰冰當中,能夠給予暖的,除了自動販賣機的粟米湯紅豆湯,就是發跡北海道、雄霸北海道的 SEICOMART。

如果去二世古滑雪,比羅夫附近不是沒有 可泊車的 LAWSON,但 SEICOMART 仍然令北海道居民不離不棄,原因就是近 1,000 種靠自家生產、以北海道農產物製作的商品,HOT CHEF 熱食區的一塊豬扒、一粒米,都是北海道產。

店內限定的夕張蜜瓜雪糕、SAPPORO 啤酒、紅豆包,大阪人東京人要食,就自己來北海道食。所以 SEICOMART 沒有消亡,甚至開始把店延伸至茨城等縣。

你可以說 SEICOMART 獨霸一方水土,要贏很易,但重點似乎在品牌區隔,慢慢都好難分辨出 Family Mart 和 LAWSON,即使後者不斷推出分部如百圓店或鮮菜蔬店,論區隔,還是 7–11 做得好。

首次有意識搜尋 7–11,是因為他們的 ATM。早年想在日本提款,只能去少量設有 Plus 字樣的銀行 ATM,比如 Citibank,又或是到郵局那朝九晚五的 ATM。及後 7–11 率先設置有 Plus 的 ATM,誠如我等不想簽卡的失控購物狂福音。

然後,2010 年佐藤可士和改革 7–11 的企業辨識系統,從此你真的會分開 Family Mart + LAWSON 那藍綠派系,以及 7–11 自家。

他們出品的食物品質也不錯,價格也偏向便宜,之後還祭出限賣藥粧以及服侍旅客的退稅專線,如今果然跟兩位大哥鼎足而三。

當然要數還可以數 Mini Stop 不過對我來說存在感好低。而講到最後在兩位大哥之間,我是 LAWSON 派。

縱使屋企樓下 OK 已有日本啤酒專櫃、759 都有布甸啫喱、便利店的日本雜誌早不吸引或已拜會了 TSUTAYA、甚少要朝早出門時捱飯團 – —便利店嘛,還是要逛,像我說過,那是類近儀式。

如今,就是不同門派被淡淡滅亡,只歸得悶悶的三大巨頭,日本,都變得像香港了啊。

(近來忙於體驗偉大的遊戲 Red Dead Redemption 2 而荒廢執筆。打完了,會繼續寫,感謝支持。)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