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是 Signal 而不是其他?

這中間不止關乎私隱,還關乎恩怨。

Picture from Wired UK "Why everyone should be using Signal instead of WhatsApp"

很多人都提及到,WhatsApp 極有可能晨早偷偷出賣各位的私隱予 Facebook,如今的「簽回條」動作,只不過是要更名正言順地做他們的 Data-mining – —你留低,就是任由我們挖掘你可以變現的一切。

本來大家還在懵懵吓,沒有迫切跳船感覺。但當矽谷幾大巨頭包括 Twitter、Facebook 將特朗普禁言、Amazon 中止 Parler 的伺服器服務,加上素來不喜歡 Facebook 的「新神」Elon Musk 一句:「Use Signal.」加持,這幾日忽然出現網絡移民潮:由 Facebook 跳去 MeWe,由 WhatsApp 跳去 Signal。

那些網絡安全隱患已經好多朋友直述覆述陳述,不再說。反而喜歡恥笑,以及恩怨。

先講恥笑。

乘上段,Elon Musk 一句:Use Signal 點石成金,股民第一件事不是去下載程式,而是找出 Signal 的股票代號然後瞓身家!當他們發現 Signal Advance 是一隻股價只值 US$0.6 的潛力股時如逢甘露!當日收市,股價是 US$7,升幅 1,100 %——或許你已聽過?未完。

一個周末之後,星期一大部分的美股見紅,你以為股民發現中伏啦,會棄守 Signal Advance 啦,不,因為 Signal Apps 的下載量佔據多國榜首,股價竟然再度飆升——1 個小時後,是 US$70!即是如果你年頭唔小心買了 Signal Advance 然後唔記得放,美國的星期一早上你的投資升值一百倍!

Signal Advance 跟 Signal Messenger 完全無關係。

當我跟老婆恥笑那些痴線佬時,她說:「起碼人家買中了,有錢賺。」對,這個故事要恥笑的,是我。寧買錯,勿放過。

至於 WhatsApp 跟 Signal 的恩怨在哪裏?

前者的其中一名共同創辦人 Brian Acton,離開有份創立的 WhatsApp 後,把股票換成鈔票,注資 US$ 50,000,000 在網絡安全專家 Moxie Marlinspike 的非營利基金會中,製作出另一個 Acton 心目中理想的聊天程式。

正是 Signal。

在 2018 年的福布斯訪問中,Brian Acton 提過自己始創 WhatsApp 的座右銘是 “No ads, no games, no gimmicks”。而 Mark Zuckerberg 呢?Facebook 就是廣告、遊戲、噱頭的雜貨攤。他為了不讓 WhatsApp 被對頭 Google 搶走,以鉅額 US$190 億作出收購,並確保 Brian Acton 和 Jan Koum 得以保持自主地位。

不過,3 年蜜月期後,Facebook 開始要求 WhatsApp 「變現」,包括放寬 WhatsApp 用戶權限,讓數據與 Facebook 流通,從而做到廣告的施放更易擊中目標。Brian Acton 知道收購後都要為公司跑數,提出過只要傳送超過上限的訊息就要付費的方案,但 Facebook 方面,完全沒有考慮過這種做法 ,因為「It Won’t scale.」。

關於大家現下最關心的點對點加密,Facebook 及 WhatsApp 最近都多次重申,沒有人可以看到用家的訊息內容(雖然你和我都試過 WhatsApp 提及某產品,Facebook 就彈出廣告),不過依據訪問中描述,Facebook 的 COO Sheryl Sandberg 當年被問及 WhatsApp 是否會繼續採用點對點加密技術,她沒有答是與否,而是「We are strong believers in encryption.」

有人說 Brian Acton 注資了的 Signal Foundation,我怎知道他賣過一次給 Facebook,不會再賣第二次?是的,沒有人任何保證,但與其相信一個未曾如此致富過的初創企業,倒不如相信這個過來人。賣仔過後,他在訪問中懺悔:

I sold my users’ privacy to a larger benefit. I made a choice and a compromise. And I live with that every day.

Signal 用起來,就跟最初最初的 WhatsApp 一樣,清爽,簡單,悶。相反 MeWe 就跟加利仔一樣有 3 個缺點:唔好用,好難用,用唔到,需要時間調節。有些人指出 Facebook 及 WhatsApp 賣私隱古已有之,何來如此忽然跳船?又為何要跳到更差的 MeWe?

首先,一個被侵犯過的孩子,你不會在他離家出走時說:「你都俾人搞慣㗎啦怕咩唧?」從前是從前,現在是現在,醒覺了的人就不會再睡下去,2019 年後的香港人很懂。第二,理性上 MeWe 缺點甚多——包括沒有雙重身分認證,不過,情緒上行為素來都是極權最愛或最怕,否則 Facebook 不會近日多次出聲「澄清」,因為,真的跳船者眾,而跳船未必是跳到更好的地方生活,只是「我唔受你嗰套」的宣示。

觀乎香港、美國、德國、法國、瑞士、奧地利、印度的下載榜,吾道不孤。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