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婚姻》,永恆的仆街【II】

舞台劇版導演叫我們不要比較。當然死也要比較。而且比較完格外難受。

電視劇評在此。

數算起來,電視劇版本 5 集加起來是兩個半小時,跟舞台劇版本差不多,卻述說著兩個平行宇宙的故事,兩個平行宇宙的仆街。

未睇的朋友請從左邊出口離開。

很喜歡舞台劇版的朋友,可能、最好、也從左邊出口離開。

莊梅岩說她的故事本來是用來踩台板的,後來演變成 5 集半小時的劇集。回到台板上,故事脈絡根本不一樣,所以,我主要從角色及情感去說說。

不過首先,整體觀感是急就章。演員的甩漏我可以接受,更慘是彼此沒有默契,沒有默契底下唯有各自展示專業的熟練,蝦頭的搶眼,潘燦良的流利沉穩,禤思敏的高低起伏,林海峰的喜感,卻互無激盪,各自為政。

布景已經用盡空間變化把戲,有時也難免場景變得含糊。配樂近乎零,只有重覆使用的《星光伴我心》主旋律,與故事關係其實淺薄。也可能是對白太密集,沒有插曲的餘暇。

Galen

也許從一開始的定調已截然不同。初初面對 Malena陳奕迅是如非必要都不想開口,潘燦良是還未熟絡的聒噪大叔。鰥夫不可以聒噪嗎?可以,只是後來的趟開心扉就因為落差不足而無力,陳的演繹有種癡,潘卻沒有那種回憶時笑出來的掛念。

當然,電視劇可以有許多空鏡,借臉部表情述說,但舞台劇未嘗不可留白——開初潘燦良跟禤思敏有十秒的靜默無語,反而是最有感染力的一幕,遺憾,後段只是滿滿對白的疲勞轟炸。

Malena

禤思敏在年紀歷驗當然比蔡思韻恰如角色身分,天真時不造作,暴怒時不是只有嘶嗌 (加上最初的無印風到後來的洋裝都靚)。不過,論深刻,我會記得蔡思韻最後在 Eric Kwok 求饒的擁抱中決絕,禤思敏的 Malena 跟林海峰在攤牌中兜兜轉轉,很真實,但止於真實,然後好像所有吵架的情侶般不會記得過程,只會記得終局——而她們的終局我很不喜歡,等下再說。

Ceci

大抵是蔡潔的 Ceci 太沒發揮,舞台劇版本就成為蝦頭一貫揮灑自如的場所,可惜角色背景太有深度,又是法律界 Super Dry、又是單親媽媽、又為義氣隱瞞別人姦情、尚要曾經跟好友丈夫有一腿,即使是一個主要角色,都未免背負太多了吧?

咸豐年前有過韻事、後來卻成為一對夫婦的好友,算不上很戲劇性 (相對四人在街上巧遇),只是在同一個角色身上太架床疊屋,難免要再花更多筆墨去講,蝦頭要處理的對白已經既多且快,你來我往,有時候根本沒有機會想清楚說話含意,就已經有幾句對白湧過來。

這個問題來到林海峰身上形同災難。

Terry

看電視劇時,我們很容易代入這個仆街角色。家裡有個靚老婆放棄事業打點所有,仍然搭上那個火辣秘書,甚至要在何文田街上火辣地摟摟抱抱,未拆穿時對 Galen 及 Malena 表現醋意,被拆穿後就籍口多多。

不過,他有決斷地斬去火辣的情絲,縱然敵不了火辣誘惑,你會感受到他對 Malena 的愛,一種與婚姻潔癖相去甚遠的愛,他仆街得來,好似會有得救,所以電視劇中他不算是永恆的仆街。

可惜,林海峰版本變得更仆街,也如禤思敏所言,他們的愛情很 cliché,林海峰的 Terry 更 cliché,除卻上述的缺點,懷疑老婆與頂樓男搭上之際,卻選擇走上已割裂的情婦家中。是的,他們不是 Evilness,只是 Weakness,但未免太戲劇性脆弱,與同他跟 Ceci 的過去,這樣的設定唯一的意義,就是把 Terry 徹底惡魔化、徹底仆街化。

今次永恆的仆街,是他,說是永恆,是因為像萬千愛情故事中的負心漢般徹底,而不是可憐還可惡——還末提及他後來跟 Galen 的小家子氣對白。

於是,一切變得樣板。

林海峰固然無法力挽狂瀾——當他站在窗邊說話時,我就擔心那隻鋁窗會墮樓——只能感謝他在喜感上的貢獻。

莊梅岩說電視劇比較浪漫,舞台劇比較殘酷。

蔡思韻的 Malena 結尾更是殘酷。舞台劇只是一片失焦,甚麼話題都講一下,卻在失速的對白來往間沒有餘味。Galen 跟朋友形容 Malena 的一段變得平庸,My Very Short Marriage 更是平庸,他只落得樓下一對夫妻關係中摻一腳的花生友,Terry 跟 Ceci 加重的戲份既不點題,也嫌嚕嗦。

對白太多,戲味太少,就像那些喧鬧的婚姻。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