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王】講的是老嘢復興。老嘢包括老伯,以及老店。可供學習的點子甚多。

左起的寺尾聰代表失敗過的自暴自棄、役所廣司代表男一的熱血王道、山崎賢人代表廢青之再起。

就如前文所述,他們透過集集如履薄冰的交涉、試驗,希望讓半死的足袋作坊小鉤屋,創造出足袋以外的新產品,以免淘汰。他們手上最強的老技術,是婆婆媽媽們的手工編織,於是配合新的蠶絲土鞋底,以及新創公司的輕量布料,造出跑鞋【陸王】,而這不過是漫長銷售工程的開始……

其實,也是近年不少日本老店的寫照。

小鉤屋的原型、位於埼玉縣的きねや無敵,正是熬了近 100 年的足袋作坊,才狠下心腸製作跑鞋,而到了【陸王】劇集的成功,才帶起了全民訂購熱潮。

來,我們把鏡頭拉到南方的福井縣。

福井縣最出名的,是蟹,越前蟹,即是蟹殼黏滿黑黑圓滾滾寄生蟲卵的那種蟹,越多「蟹蛭」越美味。

好肚餓,好,回到正題。雖然蟹是很美味,以纖維產業為生的小工廠卻歡喜不來。長久以來他們都是代工廠,有訂單就接,只是生產線的一部分,問題是當外國有更廉宜的選擇,代工就變成待工。經過漫長商議,他們決定推出新產品,例如大豆製 Gelato、教學用的太鼓、梧桐木砧板——

——比之前更死。

單一的商品被掉到不同百貨公司四散販售,上架了都無人知。此路不通之後,他們找來外援顧問。顧問說,做砧板,可以,但要賣得出去,就要把砧板的周邊用具一併用相同主題重作——於是,以【美味廚房】為題的企劃誕生。

他們抽出「彈簧」、「喱士」、「纖維」、「刀具」、「梧桐木」的老技術為主軸,再搭配不同的設計師,製作出新的廚房用具。重點,不是要做出攞獎而無人買的作品,而是要清晰地搵錢,振興經濟。

纖維洗碗絨球、喱士風乾蔬果袋、可豎立免積霉的砧板、薄鐵片包裝袋夾、堅韌和紙分享袋……打住來自福井的美味廚房主題,在銀座的松屋及三越熱賣,雖然, 12 年後,即是今年年頭,業務已然近乎停頓。

老技術,新產品,與【陸王】如出同轍。

來,我們把鏡頭拉到北方的新澙縣。

新澙縣跟鄰邊的秋田都是盛產米,所以清酒一流。更餓。

除了酒,新潟縣的燕市及三条市是金屬鍛造廠重地, 鉚釘、食具、菜刀、器皿,大師柳宗理的餐具,連 iPod 的機背都曾經出自他們的手,更不用說日本頂尖露營品牌 Snow Peak,廠房也是駐留新澙。

重點是,燕、三条的工廠規模,都是幾個職匠支撑住。隨住人口老化及流徙,同樣慢慢褪色。

他們決定把工場變成祭典。

粉紅與銀的主調,既有火紅與黑鐵的意味,也隱含一貫黃黑斜間的小心注意標籤。

兩市加起來近 80 家工廠與機構,每年 10 月都搞一次為期幾日的工場之祭典。由工場見學、到工作坊、買物會,或者在全部用上高級燕三条餐具的餐廳用饍,沒有放過任何融入品牌的機會。

而螢光粉紅斜紋,既醒目,又可以運用到不同材質的宣傳品上(包括老師傅),也有金屬與火光相間的含意。

就如【陸王】中的役所廣司,每次想和別人合作,就邀請對方到自己的工場參觀,工藝、誠意,都是要靠耳聞目睹。而不同的中小企聯乘,也一如劇中與寺尾聰的合作。

第 5 回工場之祭典剛完結,似乎仍會繼續。

部分資料來自【美學企業力】及【好設計讓地方重燃元氣】。不過後者比較多校對失誤及錯別字。

香港可以怎樣呢?還有沒有甚麼老舊的東西可以變革傳承?我不是指做開當舖大押的走去做高利貸,而是像——

像紅磡明德醬園那種,會不會有新產品推出?比如用有機材料的嬰兒調味料?反正他們的代煲薑醋聞名媽媽界,是否可以一條龍下去?

新填地街、上海街僅存的打黃銅做食具的師傅,又會不會來個祭典?

說到底,都是這句:香港可以怎樣呢?還有沒有甚麼老舊的東西可以變革傳承?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