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努力思考該如何訣別一家執笠茶餐廳。多謝領展,我最後做了最蠢的訣別。

自從 5 年前公司對面的私家蛇竇吉祥咖啡室執笠,我就無比耿耿於懷,只因為錯記了日子,而錯過了最後的幫襯機會 — — 錯過了最後的魚湯仿鮑片米線及煉奶西多士,錯過了和那對夫妻檔伙記講拜拜。

我說過我不會再錯過任何相熟茶餐廳的執笠日。

幸運的是,發展就是硬道理的新新香港,你想為舊區舊事舊物送殯的機會,日日都有。

今年 4 月時我知道新翠園茶餐廳在 2 個月後執笠的噩耗。噩耗是因為我每日早午晚三餐總有一餐是在新翠園解決,無論是勁濃的羅宋湯通粉,勁酸的西檸煎軟雞,還是勁佬的翠玉瓜火腩,尚有不欺場的巨型炸髀薯條——現在我一邊覆述一邊口腔回味。

茶餐廳出品不會是國色天姿,不過味道家常,卡位闊落,地方企理,口音阿姐們又不會粗聲粗氣,好好啦。

但也不敵領展。

【11 月 8 日】更新: 領展(823)昨日公佈業績,其街市續租表現良好,升 27 %,可分派收入亦錄得上升,今日股價造好,最新報 63 元,升 2.2 %,創上市新高,暫時成交額 3.6 億元。

環翠商場與柴灣地鐵站一天橋相隔,就如大部分老屋邨般極為便捷,自然也如大部分老屋邨般成為領展肥肉,肥肉最值錢的地方是先搾乾所有油份,再把油渣及剩肉賣出去。於是,環翠商場在不少小店捱了十年八載貴租後,被當成油渣甩手。

甩手前,環翠的食肆甚多,有一家目測可以坐滿二至三百人的酒樓、有位處商場中央的麥當勞、有間中等規模的 7–11,半百座位的茶餐廳,都有兩間,其中一間就是新翠園。

+一家大酒樓執笠,意味環翠的老人家要慢步過馬路,去用多一倍時間到對面街的權發、龍翔、龍悅飲茶打躉。不止於我們少了開飯選擇,對老人家的社交日常,其實是一種殘忍剝削。

等於閹你 facebook 迫你用 WeChat。

在新翠園執笠前的一個月,我想到我訣別的方式——就是要在一個月內吃完整份午餐菜單,如圖:

劃線部分是平日都會吃的,其他的則是從未點過的菜。當中本人的死穴是涼瓜,即使到了半生年紀都絕不喜歡這半生瓜,是黃偉文填那份詞的例外情況。無奈我已經(在 facebook )許諾,唯有拖延到最後。

結業日是 6 月 15 日,我拖到 6 月 14 日晚才帶歲半大兒子來吃苦瓜炆排骨,還 facebook live 了實況——那晚的排骨寥寥,苦瓜特別滿。

這樣做有意義嗎?無意義的。特別好吃嗎?你看 Open Rice 它只得平均值 3 分,就知連極邪惡隱世拉絲才沾不了邊,讀讀食評,我甚至懷疑自己是美化了侍應阿姐的服務態度。

我只是愚蠢而持續地去完成一件無阻茶餐廳執笠的事。

那年年做孝子拜山也是愚蠢而持續的無意義。

有次訪問【新青年理髮廳】,他們說沙田那家經典麥當勞執笠,很多後生仔去打卡表示很傷心,他們很理解。一來,麥當勞都捱不了貴租,是很可怕的;二來,一個九十後的珍貴童年回憶,真的可能只是在垃圾快餐店中開生日會,或者隔日去偷偷叫包細薯條食住回家,跟營養、跟速食文化、跟美帝侵略都無關。

僅僅也是一種愚蠢而持續的日常。

領展霸道,或者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把它扳倒,而被它輾爛再棄的食店一定屍骸堆疊。如果有那一家對你很有意義的、常吃的、因為懶惰而少幫襯的,不妨在執笠前也做個相片或文字或影片紀錄, 再 #茶餐廳禮儀師 / #社區禮儀師 ,也許也匯聚成民間食店史冊。

當然,和親人一樣,在生時多見面,才最好。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