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寫個彩蛋彩蛋彩蛋彩蛋完的劇本

我們可不可以寫到一個一地任掘港產片彩蛋的劇本?

我不是不享受看【Ready Player One】、【Deadpool 2】 ,而是,當彩蛋凌駕於劇本的觀影體驗,我就難免要瘋狂開動六師弟模式——

「我隻蛋呀!」

其實,會有點累。

以前讀文學,講解興盛於魏晉南北朝的駢文,會用「 多用典故,艱澀隱晦」,有幾艱澀?有幾隱晦?現在簡單多了 — —

駢文就是不停玩秦漢文史哲彩蛋的文體。

意大利已故符號學大師 Umberto Eco 寫【玫瑰的名字】、【傅科擺】,也是在神學哲學典故穿梭來回,若果不是有網絡給我做點關於聖殿騎士的功課,幫助理解,DKLM,怎看得完【傅科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