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寫個彩蛋彩蛋彩蛋彩蛋完的劇本

我們可不可以寫到一個一地任掘港產片彩蛋的劇本?

我不是不享受看【Ready Player One】、【Deadpool 2】 ,而是,當彩蛋凌駕於劇本的觀影體驗,我就難免要瘋狂開動六師弟模式——

「我隻蛋呀!」

其實,會有點累。

本來想用六師弟採蛋樣子做 Cover,不過好似這張比較溫和友善。

以前讀文學,講解興盛於魏晉南北朝的駢文,會用「 多用典故,艱澀隱晦」,有幾艱澀?有幾隱晦?現在簡單多了 — —

駢文就是不停玩秦漢文史哲彩蛋的文體。

意大利已故符號學大師 Umberto Eco 寫【玫瑰的名字】、【傅科擺】,也是在神學哲學典故穿梭來回,若果不是有網絡給我做點關於聖殿騎士的功課,幫助理解,DKLM,怎看得完【傅科擺】?

要輕鬆點,就要看抄足套路、算是入門版的 Dan Brown 系列。

當然,以電影公司、發行商的角度,彩蛋電影主要是有利於病毒行銷,才不管你甚麼後設文本、跨媒體互涉。

【Ready Player One】原著是將近代次文化引經據典的作品,【Deadpool】卻明顯是脫離漫畫原著走向的新創作,前者是文化痴迷的產物,後者難免以調侃抽水為劇本骨幹,甚於其他。

這是【Ready Player One】劇本的某頁。我把部分彩蛋關連的部分誇張地黃咗。

綜合不同網站統計,有人數過【Ready Player One】約 205 隻彩蛋,【Deadpool 2 】約 103 隻,若果你想完全了解整套片的意涵,或者笑位,你就一是擁有博士級的次文化根基,一是速讀那些解構彩蛋文章,然後二刷電影。

這很大問題嗎?不會。

回顧過去廿年的 Cult 片文化,本來就是由小眾的喜好建立,而當中牽涉到的是「長尾理論」——當電影的留存不再限於戲院觀看,以及不定期的電視重播,而是透過錄影帶、影碟、以至於現在的串流,令到一部電影有更長的落畫後觀影期。

觀影期間不同的口碑推薦,令到低成本、偏鋒、怪雞的電影賞味期限不再受囿於檔期,Cult 片,才有出頭天。

而彩蛋電影有那麼多指涉,就形成更厲害的小眾主導,甚至出現「我明你唔明」的核心圈圈,一般民眾,就是在核心的外圍。以往的 Cult 片內的指涉——彩蛋,可能要透過漫長的長尾觀賞來發現,也可能不過幾隻。

如今,這等大片開畫,傳媒網媒就已經要鬥快掘蛋製作懶人包,務求在網絡上主導發言權 / 解釋權。

對行銷來說,是一場策劃好的播毒。你看【Deadpool 2】是花了多少心機在好像不會推完的宣傳片上?

如果我們搬走那些彩蛋,這兩部電影遺下甚麼?

(以下包含此兩電影的劇透,若不想劇透可跳過灰格部分。)

【Ready Player One】電影的架構本來就是傳統的奪寶式冒險——甚至冒險都說不上,因為主角的威能,比 Dan Brown 筆下的主角 Robert Langdon 更易化險為夷 (當然 Wade Owen Watts a.k.a. Parzival 是間接害死了人)。若然沒有了玩家、戲迷、動漫迷才懂的 inside jokes,在謎題設定、動作設計,以至角色性格都僅僅合格。主角在現實生活中被追捕,你有緊張過嗎?反派為何可以如此低能?而叫我興奮莫名的場面,比如【Back to the Future】的 DeLorean 惡鬥【Akira】中金田的座騎、Giant Robot 與 Gundam 輪番迎戰機械哥斯拉 (還有那 BGM),撇除了角色的經典,就可能覺得普通——就如我很喜愛的 Avengers 系列,若然沒有角色根基,興奮度自然暴跌。我在詬病的是,沒有彩蛋,電影竟然有種史匹堡罕見的蒼白。這問題在【Deadpool 2】上更甚。
朋友以為我們不喜歡【Deadpool 2】是因為不夠 Geek。對,我對美漫涉獵不深,僅止閱讀大量硬性文章,或者最熟 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但【Deadpool 2】的癥結問題,其實是整套電影的無力。很多人讚電影好癲,例如 X-Force 登場不久就全軍盡墨、愛人死了是反英雄地自暴自棄、片尾不停戲謔 Ryan Reynolds 過去的作品——不過,只一切在死侍的世界,都是意料之內。即是說,我們預期死侍本來就應該更癲的!而【Deadpool 2】的意外,是那些意想不到的文戲。比如他與女友的天人永隔、尾段死又死不去的家庭電影遺言——意外電影會描寫這些,也意外地寫得有點悶!(【本能】那段真是冗長到尷尬。)暴力的動作場面好看嗎?導演的【John Wick】、同是 20th Century Fox 的【Logan】、以至於更早的反英雄電影【Kick Ass】驚喜更多——全片只有 Domino 表現最佳。【Deadpool 2】既沒有打破叙事結構,第四道牆的 Gag 又習慣了,癲又不夠癲,暴力又不夠暴力,就只剩下密集的彩蛋笑位——瘋狂抽 DCEU 水是好笑的。這是我認為不及上一集的原因。

當然,彩蛋電影本來就是和彩蛋密不可分,你會說這是 Package。但沒有彩蛋的時候就悶,其實是說故事的失衡。

黃子華的楝篤笑,丟走笑位,仍然有他想說的主題 (至少在千禧年前他是這樣)。林海峰的楝篤笑,就是靠重複又重複一些硬砌金句來維繫,然後就沒有其他。

我也在想如果一部電影的對白及動作設計,有 80% 以上來源自周星馳電影會怎樣?

*寫【Deadpool 2】,另一位仁兄 B SIDE:何兆彬 寫得更好更中。

Peter 好好笑。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