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高手在那場山洞圍剿

「我以慢劍之法殺左冷禪,傷林平之,此刻師父也以此法殺我,報應好快。」

金庸離逝,人人紛紛投選自己的處女金庸讀物,以及最愛之一,不少朋友揀選《笑傲江湖》。

講金庸,配圖豈能不是明河社版本的王司馬手畫?

有人貪其浪子令狐沖是隱士浪子;有人偏愛「千秋萬載,一統江湖」與文化大革命 (以及,現世?)的明喻;有人沉迷風清揚 (傳說馬雲自詡外號風清揚 Oh My God) 指點獨孤九劍,以及劍宗其練武要旨,超脫了金庸自己建立的武林正宗。早著先機,也是李小龍的唯快不破。

文學大家寫金庸一定寫得比我好,比我詳盡 (例如吳靄儀這篇,好睇到癲)。所以我只短短寫《笑傲江湖》其中一場驚心動魄的場面設計——因為,金庸做到了如今荷里活一擲千億、神奇如 Marvel 都做不到的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