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諸神 HongKongese Gods

附圖為我畫的新神 Technical Boy。

《American Gods》講的是舊神與新神的戰役。戰役也正在香港上演。

毛記葵涌搞主板上市,有評論員淒厲呼喊他們還配不配廢青的稱號,亦有評論員指這是廢青們之逆襲。洗版 48 小時,有人攤開三個巨頭的年薪與員工年薪指指點點,有人又要拿壹傳媒出來順手鞭屍——當然這是謬誤,100 毛及毛記電視分明就是 Production House,年報說得清清楚楚,你因為夏天雪糕好賣就叫奶農做雪糕是跳過了好幾級,而且跳錯了方向。

毛記電視的成功是用個偽媒體框架——最強那個框是勁曲金曲——諷刺時弊又同時塞入廣告元素。任何一個想搵錢的媒體,都要找到自己的框架。紙媒的框架是字稿,於是廣告扮字稿就有了鱔稿;Facebook 的框架是 Wall Feed,在朋友與朋友的絮語間塞入廣告,就如 Google 的框架是搜尋結果,上市後有點不振的 Snapchat 也找到它的框架,是 Filter。

+順帶一提 CCTVB 的框架是《東張西望》。

就是你要先分享自己所在地資料給 Snapchat,它才容許你用那些千變萬化——而唔肯變的永遠是用家例如那個狗臉 Filter 到底可以下架未——的臉部辨識 Filter,拍片拍照分享嘻哈。因為太得意,很難不分享,於是客戶(以及 Snapchat)就「有機可乘」,將自家內容塞入 Filter 這個框架廣傳。

+最近還有 Augmented Reality 的 World lens 可用,鏡頭令你枱面多了條會跳舞的熱狗。

Snapchat 的初心是玩玩吓,與當時得令的 Facebook 相違背地訊息(更多是 Selfie,正妹們的 Selfie)閱後即焚,不留痕跡,適合也想做事不留痕跡的年輕人(不一定指年紀輕)。Facebook 後來有抄限時動態,Snapchat 也提供可以儲存訊息的方法,產品與產品間界限模糊起來。而為了上市,Snapchat 易名 Snap Inc 而且定位為相 ‧ 機 ‧ 公 ‧ 司。

這一步理應明智,它們從此由賣虛擬產品的生產商,變成開多一瓣實體路線,觀乎它們第一件產品 ,可以直接拍照拍片的太陽眼鏡,就夠好玩,好玩在,售賣點是不定時在沙灘、公園出現的販賣機,而與之前因為私隱而慘遭剎停的 Google Glass 相比,無人擔心過 Spectacles 造成任何問題!也許,那玩玩吓的形象,才是最好防護罩。

+最新 8 月 1 日消息是 (它不是烤肉網)。

娶了名模 Miranda Kerr 的主舵 Evan Spiegel 不算就此順遂,剛才說理應明智是因為 Snap Inc 正跌破招股價掙扎中,暫時公眾對轉型持超保守的觀望狀態,但玩玩吓玩到上市他都算一代人物,當然前陣子名字很響亮的,還有電競界鼎鼎大名的陳民亮。

李嘉誠旗下的維港投資落注 ,人稱雷蛇,電競界名物,近廿年前以一隻滑鼠起家,甚至在往後近十年,都是以鑽研滑鼠為首要任務,就因為陳民亮自己打機時,覺得手邊所有滑鼠反應都太慢,就自己來!絕對襯得起鮮明的口號:

For Gamers, By Gamers.

他的滑鼠勁到其他玩家以為他開外掛作弊!Razer 今年有意在香港掛牌上市,無錯,又是所謂的玩玩吓上市!

開首時我說這是舊神與新神的戰役,舊神,就是以依附地產、金融、廣告、媒體的老嘢,他們是這塊土地的信仰所在。新神就是從罅隙旁敲側擊發芽而生的年輕群眾,玩膠又好,玩自拍自戀又好,玩遊戲機玩到要自己研發滑鼠都好,都是老嘢最睇唔起的玩嘢。而他們最看得起就是上市公司,偏偏,玩嘢的都上市了。

再從舊神之神李嘉誠都識得轉向支持電競(當然都是他部下的功勞),新神們,氣勢如虹。

+《American Gods》是 Neil Gaiman 於 2001 年的原著小說,得過雨果獎及星雲獎。HBO 都想改編但失敗,最近被 Starz 取得版權製作,並在 Amazon Prime 頻道播出,以視覺奇幻隱喻繁多見稱。

+《American Gods》中的舊神是北歐神話大神奧丁一眾,而新神,是科技之神、媒體之神。每日你對上帝虔誠告解多啲,還是搵 fb 大神多啲?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