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Power 的失敗,與沙中線的成功。

上星期突發推出改良版 iMac、AirPods 時我還問公關,是不是在發布會會一道推出 AirPower?

看來是 Sam 給了我們錯誤的期待。

2017 年時這張照片帶來美好願景:支援 3 項最重要的隨身無線產品、亂放都可以充電(現存產品多數要放在指定的接觸點上)、iPhone 上可以見到其他產品的充電情況。

由 2018 年上架推遲到今年初春,出現過這樣的諜照:

由 Sam 轉為了 David。

是折衷了,變成只可容許手機及耳機同時充電,剔除了本來就不同充電構造的 Apple Watch,但 Okay,先給我蘋果官方的充電板嗎?

自從 Steve Jobs Theater 落成,若有硬體推出,比如打頭陣的 iPhone X、半年前的 iPhone XS Max,都會在發布會的觀眾席後方,設有 Hands On Area,陳列所有產品給大家哄搶(相信我,就算平日文字多冷酷的 3C 專家都狼狽落手)。

那我們就知道好夢或許成空,到今早正式破滅。

“After much effort, we’ve concluded AirPower will not achieve our high standards and we have cancelled the project. We apologize to those customers who were looking forward to this launch. We continue to believe that the future is wireless and are committed to push the wireless experience forward.” 

蘋果的硬體工程副總裁 Dan Riccio 發出如此聲明。

網民立即恥笑蘋果連個充電器都做不出來,再瘋狂張貼 Samsung、華為,以至黃金旺電各式山寨貨色出來。實際上,AirPower 卻是近年來蘋果的最大挑戰 – —甚麼摺屏、三鏡頭、5G 其實都是小菜一碟。

由於要同時讓 3 項產品充電,充電線圈必須支援手機、耳機、手錶的充電規格,然後,尋常一塊充電板只得 2、3 個充電圈,據估計 AirPower 必須用上 22+ 個以上,才達到「隨便瀟灑亂放」都充到電的效果。

當手機、手錶同時接觸到幾個充電圈,就會同時過電同時發熱,物理上的挑戰 – —過熱問題似乎就是蘋果也跨越不了的門檻,不,是特朗普都想起出來的圍牆吧。

是不是解決不了?就算解決到,都無法壓價到消費者接受的水平、果粉接受到的美學水平,也就是 Dan Riccio 口中的 High Standard,坊間口中的 Epic Fail。

再觀乎蘋果多次放風 iPhone 不再是生財的工具、三月發布會基本上甚麼都沒完全準備好,就講明訂閱制大勢(價錢都未有,SJ 時代不可能發生的事),蘋果正急於證明,高通不提供 5G 技術晶片,無問題;iPhone XR 賣得不如預期,無問題;AirPower 難產,無問題——即使在硬體推銷上飽和、生產過中腹背受敵、先端設計上停滯不前,無問題——因為他們正發動新一輪的服務攻勢。

當那些網民批評蘋果落後人前、亂抄 Netflix,或者先溫習一下,iTunes Store 和 App Store 是甚麼回事,再自嗨。

當然,若果你有看過蘋果家製的節目如《Planet of the Apps》、新版《Carpool Karaoke》,我真是覺得慘不忍睹而熄機,從節目巡禮的排陣,我懷疑蘋果的內容會比迪士尼更合家歡,固然不會有《LOVE DEATH + ROBOTS》這類癲嘢,《Game of Thrones》、《American Gods》、《Breaking Bad》?嗯……

為了對應標題,我要說,AirPower 的失敗,是技術達不到他們自訂的超標準。而沙中線的成功,當然就是以自訂的標準來屈就他們的超技術。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