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Office 的惡品味

今日 fb 辦公室正式由鰂魚涌 One Island East,搬到鰂魚涌翻新後的太古坊一座,佔用 44–47 樓全層,坐擁 360 度無遮擋山景海景。

但內部裝潢品味認真麻麻。

全場最漂亮、最醒神是接待處由 Zoie Lam 創作的壁畫,只是,當你低頭看看那戲院老椅、那算盤、那雀籠、那葵扇,仍然是那種香港帆船處處、人人穿唐裝的獵奇,作為本地人,感覺很不好受,因為,真是很老套。

現場主禮觀禮的議員有莫乃光及楊岳橋,皆是「泛民」(如果有長期觀察兩位表現你很難不用開閂引號),正當我問怎麼不見建制派到場時,同事說一個張建宗不就夠晒建制嗎?也對,可惜沒有楊偉雄,大概因為他跟 Steve Jobs 比較熟絡。

演講中 Facebook 代表有提及在香港的兩個目標,一是經濟轉型,二是社群建設——即是無所不用其極落廣告,以及為打擊假新聞而轉投封閉式的社團運作,相信對資訊流通只有收窄,其實圍爐底下,更難區分資訊的真偽。而他們也講明 WhatsApp 正值產品周期的最初最初,可以刮下來的油脂仍是厚厚。

張建宗則選擇用接近 5 分鐘、中英對譯地大讚 canteen 免費提供膳食,相信對他本人來說實在驚為天人。爾後也好似很獨家地透露,Facebook 資助了洛杉磯到香港的海底光纖鋪設,實在居功至偉。不過已經是 2016 年的舊聞,而且 Google 都有份。政務司長真是恰如其份地展現出如何與世界脫軌。

記者會一完大家立即湧出演講廳,相信不少傳媒的焦點都落於辦公室設施上,而並非 Facebook 如何落地生根,兩者對開幕日的認知相異,造成公關留不住人的局面。

終於三點半才開始導賞團,事實上記者們早在一點半就已經應要求前來登記,難免心情麻麻。當然更糟糕是一行十幾人的導賞團必須要在四點完結,到底如何在半小時內走完一圈又拍攝到記者想要的材料?Facebook 的演算法可能處理得到,但記者們就愛莫能助,只能很隨意又不好意思地進行拍攝。

首先是遊戲室。大概我們都被「矽谷辦公室」形象所魅惑,所以遊戲室只得籃球機、桌球檯以及兩部街機,實在無法滿足平民的想像,而且牆上那些 reaction icon 實在叫人尷尬。

每層都有一個類似交誼廳的位置,是不是很有中央圖書館的錯覺。兩旁的矮櫃置有不同擺設及書籍。當然要有老闆的書,很新淨。

會議室都別有命名,比如這間《無間道》,煲仔飯(Cook Son Rice)、也有「怯,你就輸一世」。我好好奇,對員工來說到底是不是真的覺得很好玩呢?抑或,這已經是廿年前的矽谷流行,根本對創意、幽默都沒有幫助?

一如所料,是開放式辦公室,座椅背後有體貼的掛衣架,以及有點突兀植物。我不是說綠化不好,但這樣放真的很好嗎?沒有可能做個室內小園藝嗎?只要問一下那些很窮卻很有品味的 cafe 老闆,如何放十幾盆多肉植物就已經靚絕,應該就不致如此無厘頭地獨望維港。

當然,Office 不是沒有值得讚賞的位置,Mother’s Room 就很美好,Ship Happens 是負責處理物流的部門、Mouse、keyboard 壞了,拿員工證去販賣機免費嘟一個新的就可以、Executive Toilet 是以職級還是腸胃健康劃分……

不過還是沒有很令人振奮、嘩然的地方,在 Facebook 不會追求 Google 那種色彩繽紛(他們連告示、茶杯標示都是用 fb blue),只是,與香港本土接地氣的部分、講求創意的部分,都有種很勉強、很被迫的流水作業(我沒有拍一個用很多很多錫紙包裝出來的藝術裝置)。

餐廳提供雞蛋仔,點心、紅白酒、素食……而且是 180 度維港景,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開幕日用來迎賓的關係,餐具用了可洗用的木叉,以及不可再用的紙碟,就和整個辦公室的裝修同步,都很有功虧一簣的感覺。

明明有錢,明明有人才,卻有種無心戀棧的行貨。也許對一家公司的裝修如斯期待是戇居,不過據稱 facebook / Instagram 要籠絡的 Z 世代,就是美學先決的世代,這樣真的好嗎?

還是,任何創意企業來到香港,都只有同化為死氣沉沉一途?

這貼在玻璃上的 hashtag,令我回想起中學時代的手工。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