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對抗實力派,二十年來我如何靠陳奕迅的歌於K房中自High。

當你青春期始於九十年代中期,歌喉沒有,樣子沒有,舞技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沒有。偏偏每個團體,都一定有個「張學友」「李克勤」「古巨基」的實力派在陣,賣假音、賣技巧、賣歌喉。

我等廢喉要在 K 房掙扎求存、不致成為被嫌棄的一隻 K 腳,被心儀的女生遠離,就要苦思策略突圍。

如果沒有陳奕迅,日子會好難過。有他,我就有以下刷存在感的策略。

  1. 首先要識避。陳奕迅每隻唱碟,總是快中慢板全包,那些富含感情的如《活著多好》《最佳損友》《不如不見》不要唱——題材肉麻的如《Shall We Talk》《單車》(雖然 Wyman 原意是鬧老豆)《無條件》都不要唱——慢慢的如《1874》《人來人往》《月球上的人》又不要唱——如果要飲醉酒不介意別人眼光才敢唱的如《反高潮》《浮誇》更更更是不要唱。以上任何一首歌都好易自曝其餡,好易悶,好易 GG。
  2. 然後要定位。由紅海跳入藍海,鬥不了歌藝,就鬥一些可以苦練回來的奇技淫巧,比如說,Rap,比如說,怪聲,比如說,製造氣氛,比如說,切入話題。歌神唱到試機天碟一樣都好,都會悶,唱 K 都是尋開心啫,懂得適時插播就可以乘虛而入。
  3. 以下我會將陳奕迅的歌稍稍分類。或者睇法與精於歌藝擅於韻律的專家相異,嗱,WFC。

說唱型

若然你音域不廣但節奏可以、咬字精準,一定曾經把這幾首歌練爛練熟。雖然你會在《愛是懷疑》的假音部分失分,不要緊,山野都有霧燈,陳奐仁在中間的 Rap 就是你的搶分救贖。

It’s like sometimes I don’t even know who I am anymore
Can’t see what’s the point of being in love anymore

同樣的作戰計劃可以用在陳冠希的《I Never Told You》。總之這是比天籟易於苦練的。

So get with it, stick with it
If you still can’t understand well, than forget about it

另一首不是 Rap 但玩極速噴詞的當然是《衝口而出》。慢慢加速的副歌一定會愈唱愈難,無關係,大家不會強求你唱《衝口而出》的歌詞全對,唱錯有唱錯的好笑,唱對有唱對的厲害。反而是 Eason 在其中的搞怪變調要學,乾脆加強喜感到底。

當真相仿似是 怪物藏在鐵箱 打開放出了又怎樣
只知我 生理上 發現其實我想 因此我想到就唱

還有跟梁漢文《艦隊》有如雙胞胎的《阿牛》也可以一試,把握到尾段一頭蠻牛全不抖氣死衝到底,就算根本沒有高低起伏,都可以帶動情緒。

這都好 自小想拿到的全得到 如今我求不到才知道
我命運裡雖則當你是寶 天涯尚有更多的好情人仍然未抱
要這麼的慘酷 他不要 我再拾回舊好

以上都是把少部分練好就夠搶咪的歌,是毋用感情反覆練習就可以的炫招。

搞怪型

在團體中你素來都是極其搞笑——又或者是極其嚴肅,搞怪類就可以造成正向喜感或是反差萌。和 Eric Kwok 及 Jerald 合作的《3mm》比較多這類,如《碌卡》中嘻嘻哈哈的小丑聲:

嘻嘻哈哈花光信用何其愉快 位位手執一副牌

或者以下一句拖長來數唱的「碌」「卡」也是。

還完又係你個死黨 碌卡

曾經我記得有唱過《笑死朕》,中間一次副歌要笑住唱,做得到就會笑聲笑聲滿載。

怎麼你 眼淚噴 肚痲痺 脫牙骹
皆因我 暗地裡 按住你 笑穴
邀請你 接下句 當回禮 當復仇
可惜你 卻沒有 發現我 笑穴

當然還有《味之素》中的姣姣哋。

真的我不想要 大概真的吃不消了
假的那麼惹味 誰清高到會落清水吃麵條
還是你糖鹽辣醬 都戒清了

而當時得令的陳輝陽 x 林夕+王雙駿 x 黃偉文獻出的《The Line Up》,也有首《心裡有鬼》同屬這類,不過題材稍偏,撚聲又未及前述的高調。

 為何當我瘋子 你真幼稚
就話你知我被誰在挾持
後面有鬼 請聽我一次
請相信一次 遇害便太遲

不能數漏是同碟好好玩的《兩名男子街頭相遇》,不過若果你的歌藝未精,扮不了兩把聲音去完成任務,倒不如歸納到下一個類型。

雙打型

是的,團體中一定不止你一個廢喉,世上有一個跟你同樣默默努力希望不會被完美的淘汰的陳奕迅粉。既然如此,不如雙劍合壁,主攻兩個人默契的表演。《兩名男子街頭相遇》一把聲粗獷一把聲陰柔,正好攻陷各自的音域/領域,只要各如其份,氣氛必好。

無論怕黑 或怕死 但今晚都總會趕到
當整個都市都攔住我的去路
無論怕賊 或怕鬼 若你阻我這個任務
也會被我擊倒

《Allegro Opus 3.3am》這種也是題材很偏,好容易被實力派忽略的歌,人棄我取,中間不少撚聲、假音,一個人唱不來,可以兩個人接力唱!唯一要擔心是連囡囡都當成廁所位。兩個人接力唱,就算是勁舊勁難的《黃金時代》《我的快樂時代》,都可以在彼此爛聲前互相扶持到終點!

你和誰結伴前來 是否比我精采
自從前愛到現在 是哪個可一可再
你回來你不回來 儘管天蹋下來
但仍然值得與你 沒錯過甚麼再分開

其實《愛是懷疑》也是雙打型的好選擇,不過要揀 2003 年 Third Encounter Concert 中與陳奐仁合唱的版本,當然還有本來是 Demo 的英文版《阿士匹靈》。練熟了,兄弟情都燃起來 (但會不會被誤會又另一件事)。

YOU CAN TAKE IT AWAY. 
DON’T THROW IT AWAY.
IT DOESN’T HAVE TO END THIS WAY

無錯,懂得揀演唱會版本都是很重要的一課。

氣氛型

要炒熱氣氛的手法多樣,大家都試過揀男女合唱 Medley 如古巨基容祖兒的《狂串樂基兒》。如果掌握到那個大家血液酒精濃度正高——簡單講,是開始有人站起來搖晃唱歌的時刻,單拖來首氣氛型的陳奕迅也未算是豪賭。

像他在演唱會唱過兩次《人車誌》,2007 年的《Eason’s Moving On Stage 1》,以及 2010 年的《DUO》,我揀,一定揀 2007 年那次。那次五個男人組合的編舞,真的有種幾條佬出去玩樂的心照不宣,相比《DUO》的奇奇怪怪造型勝幾籌。

我有車 我有壓抑 需要發射
我與車 結合一體 感覺快些
我愛車 似個聖堂 開到半夜
跳上車 對著錶板 禱告那些 難題
想想 如何 轉彎 攀山 落斜

同樣他的第一 hit《與我常在》唱過九百幾次,識揀都會揀《DUO》版。相較於原版情感起伏地訴說兩個人的情感起伏,這一個版本是以群體為本位,新編曲針對一班人玩樂而變得輕快搖擺,舊歌,但有新調。

再來,陳詠謙曾說在《DUO》巡遊演唱期間,一到此歌,陳奕迅就會介紹 Duo Band,甚至上前逐一擁抱,唱歌時,也可從畫面中感受到 Duo Band 的好玩——沒錯,畫面也是唱 K 時的考量,老朋友 N 年前一唱他的飲歌《暗裡著迷》,就會指出劉德華會從哪一架小巴罅隙中走出來,也熟知每個走位動作手勢,這些都是歌藝以外可以把握的勤勞位。

在一起 會有多美
在一起 也會不美
(如果可以) 一班人 同偕到老不靠運氣

不過 Ellen 的逝去難免為最後一句帶來最難離難捨的註腳。

特別版型

陳奕迅經常翻唱別人的歌,或者廣東國語版本各一,掌握不同版本從中添加小動作也可以調味。

由他唱《垃圾》《情誡》開始,打開了滿足到女歌男唱的大門,可惜不是常有 K 場版本。有段時間好像有《Concert YY》的《傾城》可唱,如今卻不可考。他跟容祖兒某年的拉闊也甚可惜,《流淚眼望流淚眼》《Mad About You》固然好想唱,《搜神記》更理應是我心目中最好的 K 房策略歌,可惜無得唱,猶幸我們還有《狼來了》。華星三寶的拉闊竟然出碟兼而上 K 架,《狼來了》的新編曲及新唱法更是比原唱好聽,只要掌握到用力位及變調位就可以過關。

狼來了 將一顆癡心吃掉了
我沒法預料這一個後果
明明仍在歡笑 不消一秒盡碎掉
留下你的容顏在思憶中捉弄我

不建議唱《一生中最愛》,因為他能夠 98% 模仿到譚詠麟唱腔才有笑位,強行東施效顰只得尷尬。

另外把粵語國語互換也是常用小把戲,比如香港沒有國語的《K 歌之王》,就背熟歌詞,夾硬在廣東默唱吧!另外《白玫瑰》《紅玫瑰》也是主歌副歌撈亂唱,《兄妹》《歲月如歌》更是一句粵語一句國語常選。

(粵)天氣不似預期 但要走 總要飛
(國)不能相愛的一對 親愛像兩兄妹
(粵) 給我體貼入微 但你手 如明日便要遠離
(國)你也得到模仿愛上一個人的機會
(國)殘忍也不失慈悲 (粵)可遠在歲月如歌中找你

改歌詞算是特別版本。如果你有靈感,可以自改,比如 Eason and the Duo Band 《L.O.V.E》入面的《破壞王》(rudileung 作了整張碟的碟評說得很仔細),突如其來唱粗口總是萬試萬靈。

頑童在破壞 搞破壞 踩上鬼馬的板塊
頑童在破壞 搞破壞 逗留灰色那一帶
起身再破壞 搞破壞 玩到唉呀唉呀過咗界
頑童在破壞 搞破壞 通處打個交叉歪
一致通過可以不理那些保守的仆街(乖乖)

又最後一句「一致通過可以不理那些保守的乖乖」,音調節奏竟然好似《謝謝儂》 「不具名的演員不管有沒有觀眾 謝謝儂」,你試唱一次就明白。

無信心改詞就唱別人改的詞,似小克將《一絲不掛》變成《一支得啩》,而《毛記電視》出現後,一定要識唱《烚麵埋伏》

林雪我時常在下午 來這裏吃肺片
逢禮拜留連在食店 還是未間斷
何以我來回巡邏遍 仍然難買布甸
還仍然在吃着澳牛 錯過了海鮮

好玩的方法太多,就看你做不做功課。

話題型

唱歌時候幾 Hyper,Bridge 位都難免靜下來,其實也是為個人於群體中增值的位置,比如唱《四季》,可以吐露一句:「你知道這是關於一個𡃁模搶另一個好姊妹𡃁模嘅男朋友嘅歌嗎?」唱完才詳細解說;又或是《貝多芬與我》時問:「你知道這本來係一首關於喺香港 Long D 拍拖嘅歌嗎?」立即轉唱《當荃灣愛上柴灣》的歌詞,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再歸納一下 6 個類型:

  1. 說唱型——透過 Rap、密集歌詞,苦練局部的炫技來力壓四平八穩的演唱。
  2. 搞怪型——透過比較有喜感的文本(歌詞)和手法(撚聲)搶分。
  3. 雙打型——透過與同類型的伙伴協作出只有你們做到的默契。
  4. 氣氛型——透過適當的時機選擇適當的歌曲貼合氣氛。
  5. 特別版型——透過一些更新過、或自行調節的版本刷新耳目。
  6. 話題型——以 Cold Time 為目標,借歌曲話題成為後續的對話根據。

為甚麼我好似在寫初創技術或產品經理法則之類。不是,這只是一個沒有靚聲的廢喉如何掙扎求存,像麻將大俠所言,愈爛的牌愈要用心打。 K 房滿佈實力派、扮實力派、自我中心訴苦派、一世飲歌派、靜坐派⋯⋯要殺出重圍、成為每場 K 局的鐵腳,必須痛下苦功。

當然,看我歌單就知我已不屬於這個唱 K 年代,只是有興趣唱個 K,不妨約局。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