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just want attention, you don’t want my heart,

Maybe you just hate the thought of me with someone new.

2017 年 Greatest hits 之一的【Attention】,或者剛好為 2017 年的本土傳媒心態作結。

你想得到我的注意,卻不是要得到我的心。

Charlie Puth 這首歌當然是寫兒女私情,近似娘娘與兵的關係,娘娘要你的全力關注,而不是你的愛你的心,只是因為她憎恨你另拜新娘娘。

是不是跟本土傳媒好似?

我們的手機 apps 總在搶奪我們的眼球,透過無間斷的 notification、透過一閃即瞬的 snap / stories、透過自動播放的影片⋯⋯2018 年後的手段只可以更加激進。

於是本土傳媒也是依附在 apps 的功能、或者平台演算法,不停推倒重來。不說太遠,就這 2 年,說說本土傳媒賴以依存(真的,在 Facebook posts 賺到的廣告費被出版多太多了)的 Facebook:

由把不同內容放出供投票的 Reaction Posts,轉頭又演化成用 Live 功能 Hack 做 Emoji 投票;

在迷信正方形圖片有更佳推廣率時,就用框框剽竊別人內容重出,標題必須一句講完;

錄像方面,因為 3 秒是留不留得住觀眾的關鍵時點,所以出現頭 3 秒精華遊,最漂亮的都要放在最前頭——

其實就連荷里活的 trailer,本來功用是電影上畫前的誘因,問題是大眾看 2 分鐘的誘因都不想了,於是在 Trailer 的頭 10 秒剪一個 Trailer 的 Trailer——

Attention,Attention,Attention。

你想得到我的注意,卻不是要得到我的心。

於是,我在想,是不是應該逆向推理,為何如此困難地獲取 Attention ?

Medium 有很多關於 Attention 研究的資源,以下是一篇勸戒文,勸我們戒掉沉浸式不下線惡習 (對,我覺得我們在線上的時間多於線下了),練回集中力。

我喜歡內文的一句: focus is the new I.Q.

但行動時代、社群時代,我們習慣了 multi-tasking,一種被美化為幹練其實是老闆剝削的一種說法,集中不來了。舉個例子,這篇文章,由我浮起歌詞與社交媒體相類似、到落筆、到這刻,中間我跳出 medium apps 去查看 apple music、Telegram、Chrome、Instagram、Simcity Bulidit、Whatsapp、Facebook、Behance、Linkedin、VSCO、Inbox、Netflix……也差不多 4 日又 19 小時後我才回到這裏。

可能是因為,沒有一種必然、迫切的需求。

當 Facebook 試圖操控專頁的廣播率時,大家重提 SEO,就是如何好好利用搜尋器。Google 最近已經用 Universal App Campaign 為大家下 App 廣告,文案都是 AI 寫成,而且一定目標為本,因為 Google 大神掌握住大家想要的是甚麼。

沒錯,大家到底想要甚麼?本土傳媒其實一直都在猜測,或者有深度調查,但往往流於追逐一時熱話,然後斬件碎上搏收視。

與其被動地由熱話領頭,其實應該做回本份,簡單講,就是做好自己的內容檔案,以及輕便搜尋器。

當人人說紙本瀕滅之時,有人提倡這樣劃分線上線下雜誌最好——線上是追逐速度的,線下是用來收藏的。我也一度認同這種做法,掀舊雜誌是我等老輩的日常。問題是下一代不是用掀的,是用掃的。但他們同樣需要的,是一個收藏本,一個可以供予他們予想予攜的資料庫。

Google 樂意可以代勞,因為你的內容是他的搜尋結果,傳媒自己都不好好管理內容,誰又想月月付費?每月我都進貢 Netflix、Apple Music、Medium,除卻他們有上好的內容體驗,還因為那個龐大而易用的庫存。我不是給月費去只聽新歌只看新戲,而是給月費去買一個隨時可用的音樂庫電影庫。

我不是給月費去買些即時新聞,而是給月費去買一個隨時可用的新聞庫。

本土傳媒依存 Facebook 的痛症,就是沒有庫存,轉眼沉底;有自家網頁有搜尋器的,UX 甚差,UI 停留於科網年代。

如其不停用花招去攫取讀者的 Attention,跪求先從讀者的需求入手。

用 SEO 把自己內容排到 Google 的有利位置,再引導到你自己的平台,把版面做得漂亮、把標籤系統做得精準、把內容分類做得條理分明,令讀者知道每當想要某一類資料時,你可以幫到對方,然後,才講付費牆、訂閱制,種種收費服務。

色情網站 Pornhub 運用 AI 多年,近來突破是把影片自動分類,由男女優的髮色到身材到做愛姿勢,全都是電腦讀取再自行辦妥,就是為了令觀眾可以更快找到自己想要的。

如果本土傳媒連自己的平台都做不好,又怎能怪責別人平台搾取你?

是要得到我的注意,而是要得到我的心。

我很喜歡副歌的 Bass 部分。

Spark AR、Chatbot、Podcast 研習中。退役旅遊記者,兼職跑手,永久爸爸。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